女人圈女性网,女人魅力时尚的导航!

大龄女失身破财,揭秘大龄女情感现状

来源:38quan.cn   2013-01-17 18:03

    小顺说,也许等待太久,已经忘记了为什么等待,忘记了我等待的人,就像一个人走得太远,忘记了为什么出发一样。

      说起自己的感情生活,总有一种自揭疮疤的感觉。不知道是自己不走运,还是不善于打理感情,为什么别人可以轻易得到幸福,而自己却是那么容易坠入感情深渊。
      27岁那年,我遇见了于,在相处不到半年的时间就结婚了。我是一个对感情木讷的女人,不然也不会那么晚走入婚姻的殿堂。本以为这会是一段很稳定的生活,却不想,不到三年的时间就宣告结束。清楚地记得那天,一个年轻女子站在我的面前,说她有了于的骨肉,我有种说不出的眩晕。可现实总是这样残忍,于不敢说出的话,那个女子用行动让我做出抉择,我选择了离婚。尽管我已不再年轻,尽管我是那么渴望安定。
      于不是那种英俊的男人,但他身上的成熟气质也是吸引女人的所在,他可以不动声色地和那个女人交往那么久,足以证明他对她的感情,我还有什么留恋的呢?我冷静地痛,痛得伤心。我只有庆幸自己没有孩子,不然,自己也不会这么干脆地走出。只是我从没想过如何面对今后的生活。
      于搬出那间我们居住了三年的房子,我的心一下子变得空落落起来。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上过班,在认识他之前,我也只是在父亲的公司挂个虚职,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待在家里,我是个不善于人际交往喜欢清静的女人,这也注定了我的孤独。恢复单身的我迫切想融入一个圈子,好使自己不再孤单。
      我开始给自己安排一些活动,除了打麻将娱乐外,我还为自己选择了一家美容院,想用钱为自己寻找一些自信。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年轻和年长的女人,美容院成了她们炫耀和排遣寂寞的所在。其中有个叫李姐的富家太太和我很投缘,知道我的情况后,就信誓旦旦对我打包票,说要帮我找个男人。其实,与她们相比,我还是很年轻的,但是我的心态却比她们要老得多。
        在这些整天无所事事的女人堆里,我觉得自己在堕落。那天,李姐对我说,要给我介绍个帅哥,我以为她在开玩笑,就没在意。等我做完脸后,李姐说他来了,我说谁来了,还没反应过来她说的什么意思,结果,我看到一个年轻帅气的大男生站在我的面前。李姐很热心地向我介绍,说他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介绍我们认识一下,以后就靠自己的联系了!说完还向我使了个眼色。
      看着这么年轻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我多少有些不适应,只有客气地说了几句话。我知道他叫阿木。年龄比我小5岁,真不知李姐是怎么想的。分手后,我回到家里,不到5分钟就接到李姐的电话,在电话里她居然数落我老土,说见到那么帅气的小伙子还不敢尝试。我说我是找老公又不是找情人。在电话那边她显得很不屑地说,你呀,真是太守旧了,你要知道在美容院里所有认识我的女人都找年轻的男人。我这才知道李姐暗地里居然做这样的勾当,她以为我也和那些寂寞女人一样,要的是身体之需。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我还年轻,我不是怨妇。虽然我已拥有怨妇的经历,但我不想这样虚度生活。我也完全有资格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那段时间,我开始为自己物色新的丈夫人选,积极参加一些私人聚会,在我一个电台朋友举办的生日会上我认识了瑞,他是一家宾馆的部门经理,离婚已有三年。我们交往很谨慎,至少我是这么想的,都经历过失败的婚姻,和他的结合或许会更加珍惜彼此,可是,我想错了。
      交往不到一个月,他就暗示想和我亲热,我没有拒绝,总觉得他对自己很好,很真心,就和他在一起了。他和我住在一起,到了周六周日我就像个妻子一样,给他做好吃的,为他洗衣服,我一直期待他能主动说和我结婚的话来,但他没有,我有点沉不住气,就问他:为什么我们不把眼前的关系再走一步呢,没想到他睁大眼睛像是不认识我一样说:为什么啊,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做一辈子情人,何必要那一张纸来约束。天啊,多么熟悉的话,就像是电视剧里的台词。
      自此,我觉得再也没必要和他再继续下去了,瑞显然不是我想像中的男人,他不喜欢约束显然是不负责的托词。记得我提出分手的那天,他还表示对我的不理解,说我是个老土的女人。他的话和李姐简直如出一辙。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我有点糊涂了,难道失去道德准线的感情就是开放,不老土吗?
      看清楚了像瑞这样男人的真面目后,我开始有点后悔自己当初的盲目与草率。但这并没妨碍我继续追求幸福的决心。可以后我又遇到的几个男人实在让我失望。他们不是对我的身体感兴趣就是对我的钱感兴趣,这实在让我难以接受和理解。我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可以看清他们的真面目,却没想到最后还是掉进感情陷阱里。
      有一段时间,我干脆与外界绝缘,天天待在家里,不是看碟片就是听音乐,不想过去的一切。一天,我突然接到许久没见面的李姐的电话,说打
      麻将三缺一。说实话自从她给我介绍阿木被我拒绝后,我就很少和她联系了。突然给我打电话,我还真有点不习惯。一想自己也没什么事就打车去了她家。在座的另两位也是熟面孔,都是在美容院见过面的。我心里很放松,可就在打了一圈后,我听到李姐接了个电话,说了句过来吧,就放下了电话。
        我心里预感那个给她打电话的人是阿木,果然不到10分钟,阿木匆匆赶来。见到我眼神火辣辣的,我的心里不禁慌乱不已。阿木开始很热络地给我们端茶送水,目光总是有意无意落在我身上,李姐和其他几个女人眉来眼去的传达着什么,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这或许是李姐安排的一个局,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反感,反而很受用阿木的谄媚。
      四圈过后,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在酒店里,阿木张罗着点菜,并殷勤地坐在我旁边为我夹菜,席间,我和阿木显得很投契,他在大学里学的是中文,和我一样,李姐一语双关地让阿木照顾好我。我明白她所指。那顿饭吃得很漫长,但我感觉阿木总是在有意无意地挑逗着我。吃完饭,阿木主动说送我回家,走出来时,我说想去pub继续玩,阿木没有反对。
      酒吧里到处是寻欢的人群,我把自己喝得大醉,我想今天好好放纵一回。不知不觉中喝得头晕脑涨,眼前的阿木也越来越模糊。醒来近天亮,口干舌燥,我起身去倒水给自己喝,我的衣服完好如初,没有其他迹象。阿木躺在我的旁边,还在熟睡。或许是因为他的无作为,我开始喜欢这个英俊的男人。
      如若与这个男人开始,只是一个游戏。我想像着怎么办,但从阿木醒来的那一刻,我却狠不下心来让他离开,于是,一切就这样开始。那段时间我和阿木真的如神仙伴侣,我曾经破碎的心仿佛重生,因为这个男人。爱情,可以让女人绝望,又可以让女人苏醒。
      那天阿木说一个朋友出了车祸,着急用钱,我想都没想就把银行卡给他让他安排,等我再给他打电话,居然传来你拨的用户不存在。我有个不好的预感,我急忙给李姐打电话,她居然说不认识阿木,还说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掉进了圈套。面对失财的事实,我只有选择沉默,因那和我的名誉比较起来毕竟是小的损失。我还能怎么办,我只有自认倒霉。

      小顺说,也许等待太久,已经忘记了为什么等待,忘记了我等待的人,就像一个人走得太远,忘记了为什么出发一样。
      在成都工作的小顺(化名),一看到手机显示的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似乎心都会本能地收紧—小顺害怕接母亲的电话,但又不能不接。
      母亲在电话里问小顺,这个元旦单位放几天假?打不打算回家啊?其实,小顺知道这是母亲惯用的通话方式,接下来,母亲会很快转入“正题”。母亲在电话里对小顺说,她托熟人在成都为小顺物色了一个对象,对方是一家效益不错企业的负责人,今年36岁,虽然离婚后有一个小女儿,但介绍人说,这人不错,很有上进心……
      小顺没有吭声,她只是默默地听着。母亲最后说,她准备元旦上成都来,和那位介绍人一起,大家互相认识认识。挂断电话,小顺双手都在发抖,她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冲进卫生间,大声哭着说,妈妈,放女儿一马吧。其实,小顺倒不是怪母亲或者身边的朋友给自己介绍的男朋友的“条件”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在下降,甚至还有位好心人给小顺介绍过一位未婚但身体略有残疾的男士,小顺只感觉自己似乎被一根无形的绳索越勒越紧,而且她现在睡眠质量越来越差,已经开始影响到工作。小顺说,她常常感到紧张、烦躁,再这样下去,她都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小顺从一个边远的乡镇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四川一所名牌大学后,留在了成都工作,由于工作出色,很受单位领导的器重。不过,也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再加上小顺性格较为内向、不善交往,个人问题就这么耽搁下来。小顺说,今年以来,母女每次通话,母亲都会试探着问“你还没有动静啊?”有时甚至说,她已经急得睡不着觉了。并且,母亲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本事,竟和小顺单位的领导、同事甚至小顺的邻居等都“串通”起来,似乎要联合起来打一场小顺单身的“歼灭战”。
      其实,小顺母亲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眼中的乖乖女对给她介绍对象这事有着强烈的抵触情绪。母亲说:“我们为此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可是,母亲想想也很难过,她说她最大的幸福就是看到女儿能找到幸福,女儿一个人在成都,房也买了,车也有了,但有个脑热谁能够来关心一下?屋里的灯泡坏了都要自己换……母亲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
      小顺说她何尝不是如此。“其实,我的身边好些朋友都成双成对,我最怕参加同事的婚礼,我常常感到孤独。可是,也不能因为这样而随便找个人结婚啊!”那是什么一直让小顺这样等待下去?难道真的是在等待骑着白马的王子
      小顺说,也许等待太久,已经忘记了为什么等待,忘记了我等待的人,就像一个人走得太远,忘记了为什么出发一样。
      其实,单身也罢,婚姻也好,一定是你有你的好,我有我的累。人人都向往一份好日子。单身的人向往的不是婚姻本身,而是她认为的婚姻内炉火的稳定与温暖。小顺说,单身,绝不是她所追求的一种生活方式,但目前这样的状态的确显得很无奈,她只希望母亲带给她的压力小一些,也许,在没有太多困扰的时候,真爱就会悄悄降临。
      是的,希望小顺以一个接纳和敞开的心态去主动迎接自己的真爱。
      用主动的心态迎接爱
      当父母因为你的婚姻大事而干涉你时,与父母大吵大闹只会凸显你的孩子气,使父母更想帮助你、干涉你而已。先发制人的好办法,就是告诉他们:“我很遗憾,到目前为止,尚未找到理想的对象,我也希望赶快步入结婚礼堂,但这是我的终身大事,宁缺毋滥是我的原则。我希望你们给我充分的时间由我自己决定。如果你们对我施压,只会让我更难过,于事无补。”
      不过,口头上的你来我往,是无法消减如文中小顺这样的大龄女青年内心的惶恐的。不妨好好想想自己的处境吧。有首歌曲唱得好:“等待幸福的人往往不幸福”,与其等待,不如主动出击。分析一下,是不是自己的择偶标准出了问题?如果每段恋情都无疾而终或者来得快、去得也快,是否该反省一下,自己是否一直在和同类型的、本不适合自己的男人在交往?每段恋情的结束是否有相同的轨迹可循?若答案是肯定的,那就尝试着去寻找改善的方法吧。
      美好的爱情和婚姻是需要自己主动去寻找和用心经营的,那些“姻缘本是注定”的话,都是言情小说里用来哄哄情窦初开的小女生的。如果已不幸进入大龄行列,还依然坚信这样的鬼话,那就真得该全面地反省自己了。